当前位置:首页 > 徽文化研究会
 
和谐文化的经典之作
时间:2010/7/26 9:26:39 来源:中国徽学 作者:李前智  浏览量: 2715

--龙川胡氏宗祠木雕荷花图探索与思考

龙川胡氏宗祠在安徽省绩溪县城东12公里的龙川村。宗祠坐北朝南,位于龙川河与登源河相交的河口处,砖木结构,三进七开间,由影壁、泮池(龙川河代替)、平台、门楼、天井、廊庑、祭堂、厢房、寝室、特祭祠等十大部分组成。纵深84米宽24米,总建筑面积1564平方米。祠堂建筑雄伟,前进为重檐歇山式高大门楼,门楼后为有12根方石柱的回廊。中进为正厅(享堂),由大小14根圆柱和21根“冬瓜梁”纵横构筑而成。后进是寝室,分上下两层。祠堂内有精雕细刻的梁托、灯托、雀替、额枋、云板和众多的落地隔扇门,或刻人物故事,或刻花鸟虫鱼兽,或刻云纹如意。

该祠堂初建于宋。明嘉靖间,兵部尚书胡宗宪对祠堂进行一次大修缮,故建筑具有明代风格。清光绪24年 (1898年)重修一次,但仍保持了明代徽派建筑与雕刻艺术的风格,线条粗犷,风格淳朴,是徽派古建筑艺术砖木石雕的宝贵遗产。1988年1月,该祠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胡氏宗祠以木雕著称,有“木雕艺术厅堂”之美誉。尤其是祠堂正厅两侧隔扇门裙板木雕荷花图,技艺精湛,形象逼真,内涵丰富、寓意深刻,美轮美奂,是中国传统和谐文化的完美艺术体现,堪称大师级的经典之作。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历史沧桑,这20扇隔扇门几经拆卸,一些隔扇门位置已然错乱,荷花图原有的寓意体系紊乱,成为孤立的单纯的木雕作品,但仔细观察,审慎推敲,深入探索,不难发现其中的内在联系。本文试图以“和(荷)”文化为主线,以20幅荷花图为研究对象,将部分隔扇门作适当调整,觅其内在联系,对蕴涵在其中的文化内涵,进行系统的整理,力求恢复祠堂建造者、设计者最初的精彩布局。

一、龙川胡氏宗祠正厅两侧20幅格扇门裙板木雕荷花图,以群荷入图,配以花鸟虫鱼,寓意:本固枝荣、一团和气、家和外顺、和谐共荣            

1、木雕荷花图概况。20幅荷花图雕刻于祠堂正厅东西两厢隔扇门裙板上。东西各10幅,由南至北各分成3组,组与组之间各以2根圆木柱分开。隔扇门分大小两种规格,其中东三、西三组各2扇为大隔扇门,东一、东二、西一、西二组各4扇为小隔扇门,从大小和功能上来看,这16扇隔扇门可以任意调换。隔扇门高4.1米,顶部、中部和底部为高度0.2米“夔龙衔福”纹或“如意”纹,上部为“十字穿海棠”纹,底部为裙板荷花图。大隔扇门宽度0.7米,荷花图为1米×0.6米,小隔扇门宽度0.6米,荷花图为1米×0.5米。荷花图所雕计有盛开荷花26支,待放荷花17支,荷叶59支(其中残荷10支)、莲蓬11支,动物有禽鱼虾蟹蛙虫蚌等9种38只,植物有芦苇、水草、水藻等3种74束。20幅荷花图均以群荷入图,配以不同的小动物和水生植物,层次清晰,主次分明,主题突出,与隔扇门浑然一体。

  2、木雕荷花图的特点。纵览20幅荷花图,可谓“全、精、巧、雅”。所谓“全”,这些木雕荷花裙板自明嘉靖历经四百多年,几经磨难,竟无一遗失,无一破损,保存之全,完整程度之高,实为罕见;而风荷景象,千姿百态,不可不谓之“全”。所谓“精”,指木雕工艺精湛,雕刻精美,所雕之物细腻生动,惟妙惟肖,了无匠气,实乃大师级的木雕精品。所谓“巧”,荷花图构思奇巧,章法讲究,花鸟虫鱼,动静咸宜,自然生动,既各自成趣,独立成章,又内在关联,寓意深刻。所谓“雅”,荷花图兼有写实与写意风格,既有盛开的荷花,又有残荷败叶,可见中国画的水墨之雅;以荷为祠堂正厅木雕主题,将祠堂的享堂变成了“荷堂”,是大雅与大俗的结合,在整个古徽州祠堂建筑中极为罕见,足见龙川胡氏家族家学之渊源,文化底蕴之深厚。

3、木雕荷花图的设计思想。毫无疑问,龙川胡氏宗祠木雕荷花图绝非偶然,亦或民间工匠即兴之作,是经过大方之家精心设计的。据考证,荷花图画稿出自明代大家徐渭之手。徐渭,字文长,绍兴师爷,明代杰出书画家、文学家、戏剧家。徐渭少年不得志,中年被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胡宗宪看中,于嘉靖37年(1558年)招至任浙、闽总督幕僚军师,徐渭对当时军事、政治和经济事务多有筹划,并参与过东南沿海的抗倭斗争。他在诗文中热情地歌颂了抗倭爱国的英雄,曾为胡宗宪草《献白鹿表》,得到明世宗的极大赏识。胡宗宪对其甚为赏识,偏爱有加,委以重任。后来胡宗宪遭奸臣弹劾,其中一条罪状是袒护纵容身边人,指的就是他。徐渭对胡宗宪忠心不二,宗宪冤死后,徐渭悲愤交加,精神失常,数度自杀未遂,并抛开仕途,专事文学艺术创作活动,体现出“士为知己者死” 的骨气。徐渭擅长画水墨花卉,用笔放纵,画残菊败荷,水墨淋漓,古拙淡雅,别有风致,开创“青藤画派”。近代艺术大师齐白石在提到徐渭时曾说:“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龙川胡氏发展到明代中叶,人丁兴旺,英才辈出,官至兵部尚书的胡宗宪主持对祠堂重建,由徐渭亲自设计木雕图稿,也就顺理成章了。

祠堂正厅隔扇门,每幅图均以群荷入图,可谓用心良苦。正厅,亦称享堂,是宗族祭祀祖先和决议族中大事的厅堂,是祠堂的主体部分。群荷代表本固枝荣,与正厅四根白果树圆柱底部枣木莲瓣柱基和花岗岩八角鼓墩柱础,寓意家族基础牢固,人丁兴旺。这样就把享堂变成“荷(和)堂(塘)”了。家族在此议事,要一团和气,则家和而外顺。荷花图除群荷以外,均有各种不同的既有情趣又有内涵的小动物和植物,构成既可独立欣赏又形成整体生动和谐的画面,寓意以和为贵,和而不同,和谐共荣。确实巧夺天工,博大精深。

值得一提的是,宗祠后进为寝堂(并非给人居住,是放祖宗牌位的地方),上下两层,两厢隔扇门裙板均为木雕花瓶图,计100幅(至今尚留48幅),形态各异。一“和(荷)”一“平(瓶)”,和谐、平安,可谓用心良苦,寓意深远。

4、和文化对龙川胡氏家族的影响。绩溪龙川胡氏,于东晋年间由中原世家大族迁居于此,聚族而居。自宋以后,受徽文化熏陶,家族崇尚儒学,重视教育,耕读相伴,贾儒并举,族人多知书达理,厚积薄发,代有人才。仅在明代,家族中就出了10多位进士,是远近闻名的“进士村”。其中最著名的是明成化14年(1478年),中戊戌科进士、官至太子少保和南京户部尚书的胡富,还有60年后明嘉靖17年(1538年)中戊戌科进士、官至太子太保兵部尚书的胡宗宪。龙川胡氏家族在医学、商业领域也多有建树。

二、6组20幅荷花图,以和文化为主题,东西各三组分别以“和、余(鱼)”,“和、泽”,“和、润”,“和、合(对)”,“和、祥(翔)”,“和、贵”入意,主题鲜明,立意高远

1、隔扇门整合思考。胡氏宗祠正厅两厢隔扇门位置发生错乱,原因是客观存在的。荷花图雕刻于明嘉靖年间,应在胡宗宪擢升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即嘉靖39年(1560年)后。胡宗宪冤死后,龙川胡氏一门遭受重创,许多历史文档资料被毁,徐渭的手稿也可能因此遗失,使得后人失去参照。四百多年来,历史的变迁,祠堂经数次维修,文革期间,祠堂正厅长期被作为学校或学生宿舍,隔扇门板几度被拆卸又按上,尤其是16扇小隔扇门,位置发生错乱在所难免。细细观察20扇隔扇门,不难发现变迁的痕迹。如中间的隔扇门被钉上门闩,东二组第一扇边上的铁门扣证明这扇门曾经就不在这个位置,等等。

总体上看,发生错乱的隔扇门集中在东一、东二、西一、西二4组,也就是在16扇小隔扇门之间。具体来说,将目前西二组第二扇调整到东一组第二的位置;东一组第二扇调整到东二组第二的位置;西一组第三扇与西二组第三扇对调;东二组第二扇调整到西二组第二的位置。东三、西三两组四扇为大隔扇门,位置正确,不需调整。调整后的6组荷花图各自主题和寓意便显现无疑,展现出一副美丽的和谐文化画卷。

2、东一组以“和(荷)、余(鱼)”入意,4幅荷花图依次寓意为“河清海晏”、“连年有余”、“以和为贵”、“和气生财”。4幅图皆有鱼戏荷中。第一幅,4条小河鱼,表示水清,荷叶上有飞翔的燕子,配以隔扇门上部的十字穿海棠纹饰,构成“河清海(海棠)晏(燕子)”,寓意天下太平,国泰民安;第二幅,高低两支莲蓬,下面一条鲶鱼,意为“连(莲)年(鲶)有余(鱼)”;第三幅,一条鳜鱼,一支荷塘里的芦苇,意为“以和(荷)为(苇)贵(鳜)”;第四幅,荷叶上飞翔着两只嘴对嘴接气的鸟雀,其下3条金鱼,意为“和气生财”。

3、西一组以“和(荷)、合(对)”入意,4幅荷花图依次寓意为“和谐”、“和美”、“和顺”、“和鸣”。这4幅图构思奇巧。图中荷叶下皆有成双成对的水生动物。第一幅,一对螃蟹,意为“和(荷)谐(蟹)”;第二幅,一对鸳鸯,意为“和美”(鸳鸯有和和美美之意);第三幅,一对大虾,意为“和顺”(在中国传统艺术中,由于虾通体光滑,且有弹性,故对虾纹饰有和顺之意);第四幅,一对蛙,取蛙鸣荷下,意为“和鸣”。

4、东二组以“和(荷)、泽(沼泽)”入意,寓意“和者,恩泽后世”。这4幅图与其它不同,荷塘水消泽露,残荷之下水鸟或啄鱼欲吞,或低头觅食,河蚌露出水面,鸭子低首生产,群荷庇护,万物仍生生不息。

5、西二组以“和(荷)、祥(翔)”入意,寓意“和者,祥和如意”。4幅图中皆有不同的水鸟,或翱翔蓝天,或碧波戏水,或飞鸟归林,或歇息枝头,荷塘处处妙趣横生,瑞气盈盈,一派祥和气氛。

6、东三组以“和(荷)、润”入意,寓意“和者,滋润万物”。2幅图中水深荷茂,舒展的荷叶摇曳多姿,荷塘碧波荡漾。其一,肥鹅浮水,有盛开的荷花和含苞待放的荷苞;另一,怒放的荷花,鲤跃龙门,有凤来仪,一上一下,遥相呼应,精彩绝伦。图面勾画出盛夏的景象,万物滋润饱满,生机盎然。

7、西三组以“和(荷)”、“贵”入意,寓意“和者,富贵安康”。2幅图皆有带冠的瑞鸟,荷花正放,残荷低垂,有带花瓣的莲蓬,是荷塘秋天的景象。富贵之鸟,或飞翔盘旋,或展翅欲飞,或荷塘小憩。

三、“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之一,是中华民族普遍的价值观念和追求和谐生活的精神支柱,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提出,体现了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传承,并以此文化引领世界文明的发展

1、宗祠文化是徽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祠堂以自己的方式诠释时代的文明,对传承文化,尊祖敬宗,崇尚儒学,读书尊教,发挥了重要作用。徽州文化,既是地域文化,又是中国正统文化传承的典型,集中地、典型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著名徽学专家叶显恩认为:“中华传统文化发源于中原地区。但明清时期,文化中心已经移往东南一带。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多以苏、杭为其中心地。但考究起来,中华正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徽州。”龙川胡氏宗祠和谐文化的艺术体现,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古徽州地区以其“僻陋一隅,险阻四塞”,一千多年来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和自然灾害,地域文化始终没有中断过,因此保留得比较完整。徽州文化的地域性主要体现在宗祠文化和儒商文化的特色上。毋庸质疑,祠堂的功能已随着历史成为过去,不复再来,也无须留念,但曾经占主流地位的宗祠文化带给人们的根的情结,在相当长的历史长河中仍将流淌在国人的血液里,对此不应简单地否定、批判。宗祠文化需要赋予新的时代内涵,一些积极因素还需弘扬。中华民族是个大家庭,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团结和睦,和衷共济,共生共荣,则国泰民安,国富民强,社会和谐。因此,要将“和”的精神、和谐文化进一步发扬光大,奏出时代的主旋律。

2、“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立和谐世界”的提出,极大地彰显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优势和特色,必将引领世界文明的发展。党的十六大以后,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提出了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得到举国上下的积极拥护和衷心爱戴,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和高度赞誉,尤其是建立和谐世界的提出,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博大气魄、宽广胸怀和高超智慧。中国文明是古代世界上少数的具有独立起源的文明之一,与古代埃及、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和古代印度并称,又是四大古代文明唯一没有中断、一直绵延传流的文明。上个世纪20年代,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在他的《中国问题》一书中写道:“中国至高无上的伦理品质中的一些东西,现代世界极为需要。这些品质中我认为和气是第一位的。”这种品质“若能够被全世界采纳,地球肯定会比现在有更多的欢乐祥和”。当代西方许多思想家、哲学家也有着与罗素相同的观点。中国儒家提出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人类发展共同遵循的道德标准,在全世界取得共识。凡此种种,说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未来世界文明的发展中具有主导地位,将越来越显示出特有的优势,成为世界文明发展的主流。

3、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的发展全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在当前,就是要立足于把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到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关心弱势群体和贫困地区,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Copyright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协绩溪县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10205365号
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36号 技术支持:亿家网络  通信地址:绩溪县政府大楼 邮编:245300 联系电话:0563-8162095 传真::0563-8162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