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徽文化研究会
 
关于保护徽州文化生态的若干思考
时间:2010/7/27 10:28:03 来源:中国徽学 作者:郭因  浏览量: 3034

    关于保护徽州文化生态,我目前有这样一些思考,谨提出来与同志们商榷。

一、我对几个相关概念的理解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人类为求愈来愈好地生存与发展并日益完善与完美而进行的一切设想、设计与创造。 

    生态是什么?生态原指自然生态,它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与其所处的自然环境的良性关系及生物与生物之间的良性关系所带来的,彼此相依相制相克相生互渗互补的良好生存状态。文化生态是什么?文化生态是自然生态的概念引申到文化领域形成的一个概念,指的是人类的种种文化行为与其环境的良性关系及种种文化行为之间的良性关系所带来的彼此相依相制相克相生互渗互补的良好生存状态。对于作为文化与文化生态的一种局部现象的徽州文化与徽州文化生态也应该作这样的理解。文化生态以自然生态为基础,以经济生态为支撑,以政治生态为保障。四者之间也该有一个良性关系所带来的彼此相依相制相克相生互渗互补的良好生存状态。一切文化生态如此,徽州文化生态也如此。人是万物之灵长,古往今来,人类社会都是也都该是“以人为本”。但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又必须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关爱天地万物,这才能使人与天地万物之间及天地万物彼此之间都有一个良性关系,从而形成人与天地万物良好的生存状态。

二、以人为本,以和谐为归

    历史是不断发展的,人类是不断演进的,人类的栖境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古人以古人为本,古人对古人的栖境有古人的要求,今人以今人为本,今人对今人的栖境有今人的要求。

    人类又总是上有祖宗,下有子孙的,人类在生理上有个传承关系,在心理上、在文化行为上,也有个传承关系。

    古人有基于古人的主客观条件而产生的自然生态、经济生态、政治生态与文化生态;今人有基于今人的主客观条件而产生的自然生态、经济生态、政治生态与文化生态。但种种生态也必然有个传承关系。

    人类从古到今又总有一个万古不变的根本追求,那就是愈来愈好地生存与发展并日益完善与完美。历史又不断证明:人类只有递进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三大和谐,才能递进实现人类的这个根本追求。因此,应该说,以人为本。就必须以和谐为归。而以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内圣外王之道为基本内容,以“道中庸”而“致中和”以达“极高明”为基本精神的、核心为儒家学说的中华传统文化,就正是这样一种文化,一种可以叫作“和谐文化”的文化。而徽州文化正是这种“和谐文化”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中最为完整的、典型的的缩影。这也就是说,中华传统文化与具体而微的徽州文化都是以人为本,以和谐为归的。

三、徽州文化该特别关爱,徽州文化生态该特别保护

    为了弘扬与振兴叫作"和谐文化"的中华传统文化,就须要特别重视、特别关爱徽州文化。当徽州文化生态日渐缺损、日渐衰败、濒临危机时,就必须提出并进行徽州文化生态的保护。

    保护徽州文化生态的目的,首先就应该是使今人愈来愈好地生存与发展并日益完善与完美。使今人递进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三大和谐。为此就该尽量保护徽州古人所创造的体现了和谐文化的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所构成的文化生态,使今人得以了解自己祖先的智慧与才能,并从中吸收营养,以利于今人推进当代和谐社会的构建。

    如何去保护徽州文化生态呢?

    首先要保护、并传承与发展主要反映于历代徽州人所著述的文化典籍中的、一贯追求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三大动态和谐的文化精神。

    其次,要保护作为任何一种文化生态都要依托的自然生态,并尽可能恢复古徽州林密山幽、空气清新、河水澄澈、鸟多花茂的原生态。徽州是山区,“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与庄园”,现在是道路与建筑侵蚀了一分田,还几乎砍尽了原始森林和到处的古树,又糟蹋了水。文化生态失去了良好的自然生态的依托,这文化生态就很难是良性的了。

    第三,对于体现了徽州的和谐文化精神的物质文化遗产,包括古村落、古民居、古祠堂、古庙宇、古塔、古桥等等,要迅速收拾残局,在普查、登录、分级之后,根据具体情况,或全面保护,或重点保护,或在徽州境内易地 集中保护、为的是让今人了解历史、借鉴历史、吸收营养,并从历史风貌中获得一种审美怡悦。

    全面恢复徽州古老的城乡建筑风貌,不可能也不必要,甚至不应该,就如全面恢复古徽州的经济生态、政治生态,不可能、不必要、也不应该。因为当代徽州人有远不同于古人的生产条件与生活条件,生活需求与审美需求,不可能再像他们的祖先那样生产与生活。绝大多数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也都只有使它融入当代社会生活,参与构成新的文化生态,才是真正的最好的保护。

    至于一些只是历史现象而非文化传统,甚至无论在今在古都属糟粕的东西,例如鸦片烟馆、妓院、赌场等等,就不该保护、更不该修复。

    第四,对于体现了和谐文化精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各种生产、生活技艺与艺术活动的形式与技巧,要迅速抢救残余。在普查、登录、分级之后,努力保护与善待老技师、老艺人、并组织年轻人、特别是他们的后代去传承他们的全部本领。先求原汁原味,缓讲发展创新。在传承徽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过程中,决不能为了捞点钱而把一些民间艺术活动庸俗化,更不能把徽州历史上根本没有的活动硬是作为徽州文化遗产来展示,如抛绣球之类。 

    第五,当前我们是该大讲体现和谐文化精神的徽州文化生态的保护,但也不宜强求当前的自然生态、政治生态与经济生态完全服从完全迁就古老的徽州文化生态。既然都讲生态,那就该彼此和谐共生,协调发展,大家都各守本分,到位而不越位。相帮而不相害。我们永远只该强调一个最终的目的,那就是有利于当代人与后代人的生存、发展、完善、完美。

四、两大亟须解决的问题

    为了尽量做好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工作,亟须解决两大问题:

    一是迅速成立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行动、统一督办、统一检查、统一验收的机构,由于原徽州一府六县现分属两省三市,因此,这个机构必须由两省三市六县联合组成。这个机构必须有一个办公室进行日常的具体工作,还必须有一个专家委员会,为领导班子出谋划策。 

    由于物质文化遗产,须要抓紧收拾残局,非物质文化遗产须要抓紧抢救残余,因此,这个联合机构的成立是越快越好。

    我们这个保护区目前还只是个实验区,我们必须抓紧实验,干出成绩,才能尽快去掉“实验”字样,成为一个正式的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区。

    在统一领导机构未曾建立、统一规划未曾做出的时候,各地也该有所考虑,有所行动。据我们了解,婺源就已搞出了一个规划纲要,并正在到处“取经”,打算制订详细规划,还已建立了六个保护小区,成立了一个文化研究所和一个文化艺术技艺传习所,又建立了一个以保护文化生态为主要内容的文化网站和一个展示非遗文化的小园。这种积极主动的精神是十分令人敬佩的。

    二是经费。既然是国家定的保护试验区,国家当然会拨出一定的经费来支持。但只靠国家拨款,总不可能够用,因此从省到县都该从各级财政分年列入预算拿出一些钱来。还可争取一些热心文化事业、关爱文化遗产的企业家分期赞助,民间也该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集点资。产权所有者也应该尽量出资出力。此外,与发展旅游业适当结合,与经济开发有机配合,也定可使之成为经费的一种来源。在这方面,一直把自己定位为文化、生态旅游县,定位为全国最美丽的乡村的婺源有很多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如果一开始经费就没有着落,或者严重入不敷出,则很可能实验难出成绩,正式没有可能,连篇空话说过以后,一切依然自生自灭。

五、似是题外实乃题内的一段话

    我在七月中旬参加了一次安徽省文史馆组织的关于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区现状的调研活动。连续在黄山市、歙县和绩溪开了三个座谈会。八月中旬又去婺源县开了一个座谈会。

    绩溪的徽州文化研究人员方静提出了三个保护的观点,我觉得颇有深意。我把他的观点接过来,加以生发,在这里说一说:第一是要保护徽州这个地理概念,徽州原本包括绩溪、歙县、休宁、黟县、祁门、婺源。一个不能少。第二是要保护徽州文化这个完整的概念,徽州文化就是指徽州原一府六县的文化,不能提什么江西的婺文化、宣州的绩文化。顺便说一句,现在有些人把所有安徽菜都叫做徽菜也是不对的。安徽菜该叫皖菜,它包括徽菜,但不等同于徽菜。第三是要保护徽州人这个完整的概念。朱熹、江永等都是徽州人,参与了徽州文化的创造,不能说他们是江西婺源人,参与的是江西婺文化的创造。胡宗宪、胡适之等是徽州人,参与了徽州文化的创造,不能说他们是宣州绩溪人,参与的是宣州绩文化的创造。在婺源的一次座谈会上,婺源的同志也都表示,婺源人对徽州文化有强烈的认同感,很希望婺源能回到娘家以利于文化生态的保护及今后的长远发展。

    婺源属于徽州有一千八百多年,民风、民俗、文化传统等与徽州其他各县完全一样,而与江西完全不同。国共十年内战期间,蒋介石出于他的军事需要,把它划给了江西。1947年,经过包括婺源人的全体徽州人的共同努力,好不容易又从江西划回了徽州;只是在解放战争后期,由 于江西的游击队先进入了婺源,婺源又不明不白地归了江西。这个历史性的阴错阳差,早该得到纠正。

    绩溪的划出徽州就更荒唐。徽山徽水大徽村都在绩溪,徽墨、徽菜、徽戏都产在绩溪,绩溪又原本是歙县的一部分,讲徽州文化,根本少不了绩溪。绩溪离宣城又那么远,而离屯溪却是那么近,有何理由要把它划出徽州呢?

    绩溪的章亚光说得好,徽州号称东南邹鲁,绩溪是头,婺源是尾。把婺源、绩溪划出徽州,徽州无头无尾,那还能叫什么东南邹鲁?那还有什么完整的徽州文化?

    有人说什么徽州地区改成黄山市之后,作为旅游城市,须要轻装前进,而绩溪太穷,是个包袱,理该摔掉。如按此逻辑办事,中国只留下几个富省富市,所有穷省穷市都不要,那就很可能迅速富甲天下,气死美国。试问,我们能这样做吗?

    把徽州改叫黄山市也很莫名其妙,说黄山名气大,泰山不比泰安名气大、西湖不比杭州名气大吗?华清池、兵马俑还比西安名气大哩!如以名气大的风景点来给省、市命名,中国就该叫名胜联邦了,行吗?管旅游的大官想按旅游业的思路来改换地名,如果管农业、工业、人事、文、教、科、技、国防、公安等等的大官都按自己所管那一行的思路来改换地名,那岂不要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天下大乱吗?那也会成为超级国际笑话的。

    有人主张徽州就还叫徽州,而把太平县叫作黄山市,并把黄山一古脑儿划给太平县。谁都知道,太平县面积、人口、产值等等都很有限,难以成为一个地级市,领导不了黄山管理局这个地市级机构。也谁都知道,徽州文化与黄山风景自古以来就是在天为比翼鸟,在地为连理枝,永远相依为命,缺一不可。太平县有个太平湖,黄山有一景点叫猴子望太平,永远让黄山石猴看着太平县、太平湖世世代代太太平平,岂不很好!何必要争个黄山的帽子而放弃太平日子不过呢?

    如今,中央不把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区叫作黄山市文化生态保护区,而且明白规定这个文化生态保护区包括婺源和绩溪,可以认为正是一种很有划时代意义的初步的拨乱反正,下一步就应该尽早在行政区划上,实现婺源、绩溪两县的回归徽州。并把这里就名之为徽州文化特区或仍叫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区,但得在行政建制上特一下,以便更好地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进行徽州文化生态区的保护。

    我在婺源与婺源的同志交流时,他们也认为搞文化特区的做法最好。甚至认为全国十个文化生态保护区都不妨搞文化特区。为了搞好文化生态保护,国家在发展指标,特别是在经济发展指标方面应有不同于非文化特区的要求。

    由于太平县长期归了徽州,石台县、宁国县也曾归过徽州,旌德县还曾与绩溪县合并,浙江的淳安、遂安等县,历史上也曾属于徽州,因此保护徽州文化生态区,也该把它们包括进来。徽州素有小徽州、大徽州之说,凡是徽州人较多,徽州文化影响较大,徽州的物质文化遗存与非物质文化遗存较多的地方,也不妨列为研究的对象。我们也可对那里的保护工作提些建议,供人家参考。搞好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区,道路可能很曲折,但前途一定很光明,因为,这毕竟是人心所向,因为,这毕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郭因,安徽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美学家,出版专著多部。

 

 

 

 

 

 

 

 

 

 

 

 

 

 

 


    
Copyright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协绩溪县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10205365号
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36号 技术支持:亿家网络  通信地址:绩溪县政府大楼 邮编:245300 联系电话:0563-8162095 传真::0563-8162095